• 兴国全堂吹:不一样的吹吹打打

    2018-10-19 14:23:51

    兴国全堂吹:不一样的吹吹打打 全堂吹乐班正在演奏。 全堂吹,是撒播在兴国均村乡一带的客家民间吹打器乐,一般用在农家红白喜事、新房完工、祝寿等客家习俗礼仪活动中。 在许

      兴国全堂吹:不一样的吹吹打打

     

      

    全堂吹乐班正在演奏。

      全堂吹,是撒播在兴国均村乡一带的客家民间吹打器乐,一般用在农家红白喜事、新房完工、祝寿等客家习俗礼仪活动中。

      在许多非物质文明遗产濒临灭绝、难以为继的方式下,作为市级非遗的兴国全堂吹,现在开展现状怎样呢?近来,笔者伴随兴国县文明馆工作人员,来到该县均村乡,一同探寻它的历史渊源、开展现状和传承立异。

      全堂吹渊源流长

      全堂吹历史悠久,可追溯到刘邦被困白马城获救后的庆典典礼。相传,汉高祖钦封雷世卿、雷世乐为乐官,后人把唢呐手尊称为“清乐工傅”,并在唢呐碗口上制有三个如鼓钉似的铜钱符号。现在未能出产这种碗口,所以在“天星”上挂三个铜钱为记,代表福禄寿,表明为乐官所授,有师教所传者,唢呐用毕可放置神台。无符号者,唢呐忌上神台,属“三教九流”。

      兴国民间吹打乐班,相传为华夏地带居民南迁后,结合当地文明、习俗演化而成。所以,虽然同为客家人,但因地域的不同,民间器乐、民歌、习俗也有差异,全堂吹是兴国西隅地域民间吹打乐的典型代表。

      全堂吹一般由4位演员完结,如遇庙会等盛大场合,也可增加至5人。演奏(唱)时,乐班在祠厅大门右侧角围八仙桌而坐,司鼓者坐在桌右,桌中安放着锣、铙、鼓。左为学徒或帮手执管小器,中心则为吹乐工二人,包办吹、拉、弹。

      全堂吹演奏者,均身怀特技,掌鼓者,一人司鼓、锣、铙,单手如执双锤,花而不乱,鼓音明亮,板眼稳扎,稀密相间,起落跌宕,明晰清楚;执金时,铙缠锣、锣缠铙,彼此替换,节奏音响灵敏多变。持吹者,高而不麻、低而不浊、快而不乱、慢而不断、“逐工”不犯调、换气不失音。演奏时,曲牌与曲牌相连接,大器与小器相烘托,刚柔相兼,波澜起伏,徐缓时如清风月夜,天上仙乐从云霄缓缓飘来,令人沉醉;刚健时又如松涛飞瀑,动静万壑。

      全堂吹不是简略的吹打,它配有胡琴、月琴、笛子等民乐,好像一个小型乐队,极大地拓宽了它的演奏规模,丰厚了它的演奏方式。它把吹打和祝赞、戏文说唱融为一体,有唱有吟,情景交融,既能营建喜事气氛,又能抒情人们的心里情感,闹静结合,相辅相成,深受广大群众喜欢。

      全堂吹分为早堂、开堂、闹台、安席、祝酒、晚堂六大部分。在红喜事中,开堂就是演员随店主祭祖及拜礼生、拜厨倌等一系列典礼活动,这些典礼的完结就标志着喜事的开端。早堂即唤人起来干事;晚堂就是叫人来吃晚饭,也包含随后在晚间进行的闹房等活动;安座位时则吹笛子;亲朋吃饭时,拉琴唱曲,说唱戏文。宴席不断,闹声不断。所以全堂吹又被称为“大开堂”。全堂吹保留了许多陈旧曲牌,如《风入松》《山坡羊》《水罗令》《点绛唇》《封相》《三花子》《百和鸟》《阳州泗》《玉芙蓉》等,其曲牌的全体结构与传统方正结构、迴旋曲体、变奏曲式不同,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尽力让全堂吹活起来

      兴国全堂吹曾广受乡村大众欢迎,在均村乡,素日里谁家婚丧嫁娶、搬家庆典,都要请全堂吹乐班唱上一出。而演员们则走村串户,送乐上门,常年扮演无间歇。全堂吹红极一时,演员们吃香喝辣,风风光光。但是,跟着年代的变迁,在日渐现代化的乡村,全堂吹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界。

      兴国县均村乡是全堂吹的首要撒播地,全堂吹技艺也较完整地传承了下来。高溪村的全堂吹传承人杨振铨,现已84岁高龄了,但身体健康,仍能扮演。现在杨老现已把全堂吹技艺悉数传给4个儿子,自己较少扮演了,但其间只需二儿子杨远茂在家扮演,其他都在外务工。此外,杨振铨还带出了4个学徒。

      据了解,全堂吹兴隆时期,均村乡简直村村有乐班,当今,全乡的乐工一共不过20来人,年纪最大的杨振铨已是耄耋白叟,最小的邱福平也现已30多岁了,扮演部队显着青黄不接。因为该行当辛苦,经济效益不高,年青人都不情愿学。

      “改革开放后,我国电影、戏曲日渐昌盛,作为‘小菜’的全堂吹逐步被人萧瑟。现在,因为成婚庆典的把戏多了,麦克风、音响替代了人工乐器班,再加上部分传统的经典曲目、戏文和技艺精华现已失传,扮演场次逐年递减,演唱方式日趋简化,生存空间日渐萎缩,全堂吹就更难有立锥之地了。”承受采访时,杨远茂无法地说,“13岁开端跟我父亲学全堂吹,一演就是40年。其间,我计划将演唱技艺传授给儿子,但他也不情愿学这门手工了。”

      “再不赶忙维护和传承的话,下一辈就只能从书本和影视上看到全堂吹了。”严峻的实际让兴国县有关部分忧心如焚。为维护好这一艺术奇葩,兴国县依托文明馆成立了非物质文明遗产维护中心,并从多方面下工夫,加强对全堂吹等非物质文明遗产的维护和传承。

      当时,兴国县宣扬文明部分已把全堂吹列入兴国县第一批非物质文明遗产维护名录,成功申报市级非物质文明遗产维护名录项目,并对有关曲牌、曲目进行了收集整理,在此基础上,修改刊印了“兴国县民间器乐曲——全堂吹”材料本。与此同时,有计划地选送了部分有文明、有事业心的年青新秀投师学艺,并由文明部分进行恰当赞助补助。听到政府加大力度维护、传承全堂吹,杨振铨各样欣喜,他表明:“只需有人情愿学,我就会毫无保留地教他们。”杨振铨信任,这朵客家文明的奇葩一定会再度艳丽开放。

      信任不久的将来,全堂吹这一陈旧的民间技艺,定会从头勃发靓丽的风貌。(张声 黄兴明 文/图)新濠天地官方网站